[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雨夜的殺手

來源: 作者:莊秦

楔子:這個地產經紀相當坦誠,當我和妻子問及為什么這幢別墅竟會以如此低的價格轉讓時,他毫不隱瞞地告訴我們,因為這里曾經是一幢兇宅。我忘記了這個地產經紀的姓名,他雖然給過我們名片,但他的姓名實在是太普通,我瞄了一眼放進錢夾后,便馬上毫無印象了。 地產經紀告訴我們,這幢裝修豪華的別墅,前一任主人是李倩倩。我一聽到這個名字,立刻想到了一年前那樁曾在報紙上連篇累牘報道過的連環命案。

  一年前,我與妻子所居住的夔城,出現了一個變態連環殺人狂。殺人狂每次都選擇雨夜作案,毫無動機地選擇目標進行殺戮。兇手作案的手段千奇百怪,但離開兇案現場之前,都會在遇難者的尸體旁,留下自己使用過的雨披。所以這個兇手也被報紙稱之為"雨夜殺手",至今依然逍遙法外,沒被警方捉住。

  李倩倩是李子豪的獨身女兒,而李子豪則是夔城最大的地產集團的總裁,夔城首富。李倩倩也是死在"雨夜殺手"手中的遇難者之一,因為身份特殊,她的死在夔城引起了極大轟動,成為市民茶余飯后討論的重點。聽說當時,她的尸體就是在她自己的別墅中被發現的。

  我怎么也想不到,這次準備購買的二手別墅,竟然會是李倩倩遇害的地方,難怪價格低得驚人。

  見我和妻子有些猶豫,地產經紀也知道這筆生意不太容易做成。為了給我和妻子留下一個私下討論的空間,他借口抽煙,先出了別墅大門。看得出,這位地產經紀是個善解人意的人。

  妻子有些恐懼,不愿買下這幢曾經發生兇案的別墅。而我卻很喜歡這別墅,不僅僅是因為價格便宜,更是因為別墅中的裝修風格甚合我意,復古、簡約,卻又不失典雅。據說前主人李倩倩是夔城大學考古專業的畢業生,難怪有著這么獨特的品味。

  為了說服妻子,我領著她在別墅中參觀,不停向她介紹各處裝修細節在典籍上的出處。當我們來到別墅的地下室時,妻子忽然問:"這里的裝修又有什么樣的典故呢?"我看著地下室,不由得聳了聳肩膀,說:"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地下室也裝修過,但卻非常狹窄,與別墅其他地方顯露出的寬敞大氣,顯得有些格格不入。妻子顯然受了偵探神秘小說的荼毒,她睜大眼睛問:"會不會原來這個地下室很大,但是前任主人殺死了某個人,然后把尸體拖到地下室里,砌了一道墻,把尸體封在墻里?"我答道:"要不,咱們把別墅買下來,然后再慢慢研究。"

1:沈園慶曾經聽別人講過一個故事。

  故事是這樣的。一個年輕人在某座名山上偶遇一鶴發童顏的老者,好奇地問:"您是不是高人呀?"老者答:"是的,我會殺恐龍。"年輕人激動地大叫:"您收我為徒吧!"老者答:"好呀,跟我學吧"四年后,徒弟對老者說:"師傅,我現在已經學會您老的全部功夫了,可是我現在去哪殺恐龍呀?"老者想了想,說:"哦,現在恐龍都滅絕了哦。"徒弟急了,忙問:"那我靠什么吃飯呀?"老者笑了起來:"你再去占個山頭教人殺恐龍呀!"說來慚愧,沈園慶就是這么一個占了山頭教人殺恐龍的人。在夔城大學里,他主講一門古怪的課程,還帶了幾個碩士研究生,但他卻一點也看不出這兩個學生畢業后能去哪里就業。或許,也只有像他那樣,找個大學當老師,繼續教其他學生學習這門古怪的課程。

  這門古怪的課程叫古夔人語言文字研究。

  據文字介紹,夔城偏安于西南一隅,建城兩千余年,歷來都是少數民族聚居之處。據研究,古夔人屬于古苗人的一個分支,有自己的語言與文字,但語言文字在幾百年前就消亡了,只能從考古出土的文物碑銘中管窺一二。沒有人會對幾百年前某種少數民族語言文字感興趣的,如果不是李子豪的話,夔城大學也不會開設這門課程。

  眾所周之,李子豪是夔城首富,豪杰地產集團的老總,五十三歲。他家里藏有一本傳了幾百年的家譜,還有一摞先人寫的古書,都是用古夔文寫的。有錢人就喜歡做些無聊的事,比如說復原家譜,翻譯老祖宗寫的書。所以李子豪就給夔城大學捐了一筆巨款,請大學將家譜與古書由古夔文翻譯為漢語。

  沈園慶正好就是一個研究古夔文的專家。

  翻譯古文字是一件費時費力的工作,盡管有沈園慶這樣的古夔文專家,但如果沒有學生協助,即使花上幾年時間也難以完成翻譯工作。所以沈園慶在本科生里找了兩個學考古的學生,與他一起翻譯。為了留住學生,沈園慶干脆請求學校破例以本碩連讀的形式,將他們招為了自己的研究生。

  沈園慶每年都會招收兩個研究生,三年下來,已經有了六個學生。但馬上迎來的新一屆研究生入學考試,這讓沈園慶有些頭疼。如果三年前招來的最早兩個學生找不到好工作的話,這一屆根本沒有新人愿意報考這個專業。

  評心而論,李子豪提供的經費很充裕,而沈園慶只需每個月給研究生們一點生活費就行了,他靠著其中數額不小的差價生活得很滋潤。當然,他做的這一切絕對不能讓李子豪知道。

  為了繼續滋潤地活下去,沈園慶不得不去了一趟李倩倩的別墅。

  作為李子豪的獨身女兒,二十七歲的李倩倩在豪杰集團主管人事。沈園慶拜訪李倩倩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讓她把即將畢業的那兩個研究生安排在豪杰集團中。

  沈園慶猜,李倩倩還是應該給他這個面子吧,畢竟五年前年她在夔城大學讀書時,也曾做過自己的學生。

2:讓沈園慶沒想到的是,李倩倩當場拒絕了他的請求。

  李倩倩說:"我們是地產公司,招兩個懂古夔文的研究生來做什么呀?"沈園慶只好懇求:"看在當年的情分上,你就幫忙收留一下畢業生吧,不然他們一畢業就會失業。"李倩倩卻抬起頭,冷冷瞥了沈園慶一眼,說:"別和我提當年的情分!如果一定要提當年的情分,那你就和陳夢離婚吧。只要你們離婚,我就把這兩個畢業生招入公司,優職高薪!"說完,她就作出手勢,送沈園慶出門。

  她口里所說的陳夢,是沈園慶的老婆。

  五年前,李倩倩在夔城大學讀書時,曾與自己的同學陳夢,以及她們共同的老師沈園慶,糾纏于一場悱惻的三角戀情之中。那時的沈園慶被夔城大學的陳校長稱為"優質偶像",是學校里最年輕的碩士導師,又長得一表人才,陳夢與李倩倩作為他最得意的學生,都不可救藥地愛上了他。盡管沈園慶知道李倩倩是夔城首富的千金,但那時年少輕狂的他還是選擇了陳夢。

  當然,現在沈園慶已經后悔了。不過,真要與陳夢離婚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許還會得不償失。原因很簡單,因為陳夢是夔城大學陳校長的女兒,而李子豪提供的研究經費必須先通過陳校長之手,才能最終落到沈園慶的手中。

  走出李倩倩的辦公室后,沈園慶暗自在心中作出了一個決定。

  回到家中,陳夢正在花園里的葡萄架下挖著土。結婚時,陳校長為沈園慶和女兒分配了一個帶院子與圍墻的小平房。屋子外是一個小花園,沈園慶與陳夢在小花園里豎了一排葡萄架,葡萄架下是一塊菜地。

  沈園慶走進院子時,陳夢正好把埋在菜土里的一個鐵匣子挖了出來,揚手對丈夫說:"弄好了!"讀研究生的時候,陳夢選擇了一個很冷門的專業,考古系的文物復原技術專業。畢業后,她不想跟隨考古隊去野外挖墳,再加上結婚,所以干脆留在大學里,擔任了沈園慶的助教。

  沈園慶接過了鐵匣子,鐵匣子的外殼上,布了一層淺綠色的銹與灰白色的霉點,甚至還能嗅到一股騷臭的氣味。揭開蓋子,匣子里放著一團莎草紙,紙質暗黃,紙上也全是蟲蛀的霉點。隱約可以看到,莎草紙上繪滿了彎彎曲曲如蝌蚪一般的文字。沈園慶知道,紙上寫的是古夔文。

  事實上,李子豪送來的家譜與夔文古書,沈園慶與自己的徒弟們都翻譯得差不多了。沈園慶一直都在擔心,如果翻譯完所有的古夔文,李子豪還會不會繼續向他的專業提供研究經費。為了解決這個麻煩,沈園慶決定做點什么。

  幸好沈園慶精通古夔文,甚至還可以用古夔文撰寫文章。他用古夔文在莎草紙上洋洋灑灑寫了好幾篇文章,然后交給了陳夢。陳夢利用她在大學里學到的技術,把那些寫有古夔文的莎草紙淋上弱酸液,放在鐵匣子里,埋在菜地下,每天淋澆動物的尿液。一個月后,那些由沈園慶所撰寫的莎草紙,便被偽造成了惟妙惟肖的古物。

  只要把這些莎草紙偷偷藏到郊區某個考古現場,出土后自然會立刻引起李子豪的興趣。因為在古夔文的落款,沈園慶留下了李子豪一位先祖的名字。只有這樣,才可以讓李子豪持續不斷地向研究室提供巨額研究經費。這有點像殺恐龍的那個故事,既然難以找到山頭教別人學殺恐龍,那不如就自己造頭恐龍來讓人殺吧。

  正好,郊區有處古墓正在挖掘過程中,那個考古隊的隊長是沈園慶的師弟,挖掘前曾與沈園慶交換過意見,所以沈園慶對古墓的地形相當了解。

  沈園慶剛關好鐵匣子,就聽到有人敲院子的大門。問了一聲,是丁強和吳蓮來了。

  進來的兩個人,團身大臉看似一身正氣的是丁強,而身材嬌小玲瓏但眼神中透出一絲英氣的是吳蓮。兩人就是沈園慶手下那兩個即將畢業的研究生,而且他們還是一對情侶。

  兩人進了院子,立刻被沈園慶帶到了自己的書房中。沈園慶從兩人的臉上看不到一點年輕人的青春氣息,只有對前途無盡的憂慮。確實,他倆早已被就業的問題搞得茶飯不思,連眼神中都透出了些許的陰郁。

  沈園慶原本有個主意,準備向這兩個得意弟子抖落出假造古夔文的秘密,然后再讓丁強與吳蓮當天夜里就去郊外的那個古墓挖掘現場,偷埋那只陳夢偽造出來的鐵匣子。因為就業的事老解決不了,所以當那個考古隊長來請教的時候,沈園慶將吳蓮推薦給隊長,讓她在那里打打下手,掙點外快。

  吳蓮絕對可以很順利地將鐵匣子埋在古墓探方里,如果他們做得好,即使李倩倩不為他們安排工作,沈園慶也能勉強把他們留在身邊繼續幫自己干活。

  不過,現在沈園慶改變了自己的主意。

  一方面,他知道丁強是個原則性很強的人,一向嫉惡如仇,眼里容不得沙子,很有可能會讓女友拒絕他的要求,甚至把這事公諸于眾。

  另一方面,他還有一件更為重要的事想要交給丁強去做。

3:陳夢做了滿滿一桌子的菜,招待丈夫的兩個學生。在飯桌上,沈園慶呷了一杯小酒后,對丁強和吳蓮說:"小丁,小吳,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幫你們找到合適的工作。"他頓了頓,又說,"夔城找不到,我就到外地幫你們找。在鄰近的省城,我有個以前的學生開了一家藥廠,據說是專門用現代工藝對古代醫學典籍里記載的藥方進行工業化生產,他們正需要懂得破譯古代語言的人才。小丁,你明天就跟我一起去趟省城,和你那位開藥廠的師兄見一面。"沈園慶的這番話,不僅讓丁強與吳蓮展開了緊蹙的眉頭,同時還讓陳夢也開心不已。

  其實陳夢本來就不太樂意沈園慶去豪杰集團求李倩倩,盡管已經過了五年,但她還是和以前一樣喜歡吃醋,對丈夫充滿了戒心。平日里,她還有點擔心丈夫會對手下的女徒弟下手,就像當年對待她和李倩倩一樣。而這次沈園慶放出話來,只帶丁強一個人去,而沒帶吳蓮,就更她放心了。

  說實話,吳蓮很漂亮,盡管她是丁強的女友,但陳夢卻不能保證丈夫不會對身邊的美女動心。

  等沈園慶送走了丁強和吳蓮后,陳夢這才低聲問他:"明天你去省城了,那么誰去埋這只裝了莎草紙的鐵匣子呢?"沈園慶笑了笑,說:"難道你不可以嗎?別忘了,你也是考古系的高材生,而且知道埋下了匣子后,怎么把現場恢復得和沒挖掘前一模一樣。"陳夢皺了皺眉頭,但也覺得丈夫說得有理。畢竟學生始終都是外人,難免不會露出風聲。而他倆是夫妻,是一家人,只有這樣才不會出紕漏。于是陳夢把鐵匣子收好后,回了臥室,她和沈園慶商量好了,決定明天晚上天一黑,就去郊區那處古墓挖掘現場埋這只鐵匣子。

4:第二天,夔城下了大雨。一大早,沈園慶就帶著丁強去了省城。不過,到了藥廠后,才知道那個當老板的學生出門了,要下午才回來。電話聯系一番后,那學生說,干脆晚上請沈老師和師弟吃頓大餐,然后再找個洗浴中心快活一下。

  沈園慶與丁強對視一眼后,在電話里答道:"洗浴就免了,就吃飯吧。"學生也很爽快:"行,就吃飯,不過要喝酒哦!喝到醉為止!"沈園慶暗吸了一口涼氣,那學生讀書時就是個酒仙,畢業酒時差點把沈園慶喝出個胃出血。而丁強的酒量更差,只怕兩瓶啤酒就能讓他倒下。

  沈園慶帶著丁強先找了一間酒店住下,等到了下午五點半,那個開藥廠的學生回來了。三人見面后,學生知道沈園慶的來意后,很直接地說,藥廠可以接收懂古夔文的學生,但只要一個。畢竟他開的是私營藥廠,必須控制成本,翻譯古夔文,只要一個人就行了。

  這讓丁強很失望,他不愿意與女友吳蓮兩地分居,所以只好悶悶不樂地說,讓他再考慮考慮。

  接下來,就是酒席了。本來丁強酒量就不大,再加上心情不好,才喝了一瓶啤酒,他就有點頭暈,找了兩張椅子拼著,不一會兒就睡著了。而沈園慶事先買了兩顆解酒藥喝下,喝到半途又去洗手間吐了兩次,所以直到最后酒席散了的時候,他還保持著頭腦清醒。

  藥廠老板開車送沈園慶和丁強回到酒店后,過了一會兒,丁強也醒了。

  醒過來的時候,丁強就更郁悶了。因為他在這時才發現,他的手機竟不知道什么時候不見了。或許是他躺在兩張椅子上睡覺的時候,手機被誰給順手牽羊偷走了吧。那手機是吳蓮在麥當勞打了一暑假的工后,買來送給他的,這不禁讓丁強感覺非常痛苦。

  不過,他怎么都想不到,這只手機是在他喝醉后,被自己的老師沈園慶偷偷拿走的。

  沈園慶偷走手機的目的很簡單,他就是想讓之后的一段時間里,讓丁強與吳蓮聯系不上。

  當酒席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沈園慶曾經去過一次洗手間。他吐完之后,就用丁強的手機給吳蓮發了一條短信,短信的內容是:"我提前回來了,大概晚上十二點的時候能趕到郊區古墓挖掘現場。我在那里等你,不見不散。"然后,沈園慶把那只手機扔進了洗手間馬桶后的水箱中。

  沈園慶算了算,如果不出意外,吳蓮今天夜里一定會在考古現場的墓穴旁,巧遇前來偷埋鐵匣子的陳夢。

  那一定會很有趣。

5:確實很有趣,就如沈園慶預料的那樣,深夜十二點過十分的時候,他在酒店客房中,接到了妻子陳夢打來的電話。接通后,電話那頭傳來了沙沙的雨點聲,然后是陳夢驚慌失措的聲音:"老公,我在古墓旁的探方里埋鐵匣子的時候,被你的學生吳蓮捉住了!她一看到鐵匣子里的莎草紙,就知道了我們想要做什么……"沈園慶趕緊說:"快把電話交給吳蓮!"在電話里,他帶著哭腔對吳蓮說,他和師母之所以要這么做,還不全是為了讓她和丁強能在畢業后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如果吳蓮不同意這種做法,他們放棄就是了,讓她千萬不要向考古隊報告。

  沈園慶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終于讓她放棄了報告考古隊的想法。而且,吳蓮還讓陳夢找了一處探方,埋下了那只鐵匣子,并將土層恢復為挖掘前的原樣。

  經過這么一鬧,吳蓮也再沒心思在墓穴旁等待丁強的到來,她和陳夢頂著夜雨,一起離開考古現場。

  沈園慶則掐準了時間,等陳夢一回家,就撥通了家里的電話。他對陳夢說:"糟糕,我忘記了丁強是個很有原則的人,嫉惡如仇,最痛恨學術造假!我擔心丁強知道這事后,寧愿不要畢業后的前途,也會把這事捅出去!""那……那怎么辦?"陳夢的聲音透出了一絲驚慌。如果這事捅出去,她和丈夫都會身敗名裂,甚至影響她父親的前途。

  沈園慶想了想,只好說:"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讓吳蓮永遠沒辦法把這事說出去。"只有死人才可以永遠保持緘默,陳夢的智商足以聽出丈夫的言下之意。

  本來殺人這種事,該沈園慶這樣的臭男人來做。可是現在他還在省城,根本就沒法趕回來,所以只有讓陳夢去做這件事了。

  在沈園慶的提醒下,陳夢在院子的雜物間里,找到了一把斧頭,還有一件帶頭套的黑色雨披。

  沈園慶還把吳蓮與丁強在考古隊附近租住的民房的具體地址提供給了陳夢,她可以沿著民房外的消防梯,從窗戶進入吳蓮的臥室。陳夢讀書時,沒事就在健身房里跳操,畢業后還為減肥練過一段時間的跆拳道,她應該毫無困難地完成這件事。

  沈園慶特別提醒妻子,殺完人后,一定要把雨披扔在吳蓮的尸體旁。最近不是正有個被稱為"雨夜殺手"的連環殺人狂在四處殺人嗎?只要這樣做,就可以把吳蓮的死,全推到那個"雨夜殺手"的身上。

  聽完丈夫的話后,陳夢立刻穿上雨披,將斧頭藏在雨披內擺中,出了門。

  或許,在那個時候,陳夢還對自己說,一定能順利完成丈夫交給的任務。

  不過,沈園慶卻并不相信陳夢可以順利完成任務。

  因為今天酒席散了后,沈園慶為了安撫心情欠佳的丁強,特地放了他的假。可惜丁強手機丟了,沒來得及通知吳蓮就被老師送上了長途班車。現在,他應該正在民房的臥室里,等待著吳蓮的歸來吧。

  沈園慶記得丁強曾經對他說過,他和吳蓮剛搬進考古隊附近這套民房,不到一個月時間就被小偷偷了三次,他恨死了小偷。所以他偷偷用鋼鋸把自己窗臺外的那截消防梯鋸斷了半根鋼條。他說過,如果再有小偷企圖破窗而入,一定會踩斷鋼條,從樓上跌下去,墜入一個垃圾收集桶里。丁強與吳蓮住在九樓,一旦跌下去,絕無生還的可能性。

  沈園慶希望一個穿著黑色雨披的人趁著黑夜鬼鬼祟祟想從窗戶里溜進來時,能夠順利踩到那根被鋸掉一半的鋼條。

  李倩倩只要求沈園慶與陳夢離婚,但他卻能猜到,李倩倩一定是因為依然瘋狂迷戀著他,才提出了這樣的要求。為了杜絕后患,還是借丁強之手殺死陳夢更保險。毫無疑問,夔城首富的女兒比大學校長的女兒更具有誘惑力。

6:凌晨兩點的時候,沈園慶接到了丁強帶著哭音打來的電話。當然,他是用吳蓮的手機給老師打的這個電話。

雨夜的殺手

  在電話里,他對沈園慶說,剛才他聽到樓下的垃圾桶傳來"咚"的響聲,知道一定是有小偷踩到了被鋸斷鋼條的消防梯。他趕緊下樓查看,并揭開小偷戴著的頭套后,這才發現是師母。而現在,師母已經停止了呼吸,躺在了一片血泊中。

  沈園慶連忙讓他不要聲張,找張毯子把師母的尸體蓋著,然后立刻包租了一輛出租車,從省城趕回了夔城。

  見到丁強與吳蓮后,沈園慶才知道,丁強已經從吳蓮口中明白了陳夢為什么會帶著一把斧頭到他家里來。沈園慶又打電話叫來了陳夢的父親,也就是夔城大學的陳校長。

  陳校長見到女兒的尸體后,差點暈過去了。沈園慶對他說了關于鐵匣子的事,不過卻說鐵匣子完全是陳夢自己的主意,如果不是她被吳蓮捉住后在考古現場給他打來電話,他還根本一點不知情。

  陳校長深知如果這事宣揚出去,不僅會讓女兒身敗名裂,還會危及自己的地位。所以他在深思熟慮之后,決定不報警。陳校長在醫院有朋友,可以開死亡證明。他在殯儀館也有朋友,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從丁強樓下拉走陳夢的尸體,并送去火化。

  只要他和女婿同時對外聲稱,女兒因為急病而突然死亡,就沒人會知道這件發生在郊區出租屋里的兇案丁強與吳蓮為了他們的前途,也保證會對此事守口如瓶。

7:一周后,沈園慶接到豪杰集團人事部打來的電話,帶著丁強與吳蓮的檔案來到了李倩倩的辦公室。李倩倩看到沈園慶后,接過了兩個畢業生的檔案,冷冷一笑,說:"你夠狠,居然真的讓陳夢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我答應過的事,肯定會辦到,今天下午就讓那兩個畢業生到我這里來報到吧。""就這么嗎?"沈園慶隱隱有點失望。眼前這個女人難道不想以后和自己在一起?也許,她在面對幸福的時候還有點矜持吧,對付這樣的女人,他有的是辦法。

  所以沈園慶欺上一步,摟住了李倩倩,將她壓在了辦公桌上。

  李倩倩掙扎了一番,將沈園慶推開在一邊,喘著氣說:"不要在這里好不好?晚上到我的別墅去!"她的生意中,隱隱帶著一點害羞,還有一絲滿足。

  沈園慶心滿意足回到學校,在辦公室里,他得到了一個好消息。郊外發掘古墓的考古隊,在墓穴旁的土層中出土了一個鐵匣子,(www.fwsir.com)匣子里有一本用古夔文撰寫的莎草紙書,從落款上看,應該是趙子豪的先祖撰寫的。

  不用說,這個鐵匣子就是陳夢偷偷埋在墓穴旁的,這一下沈園慶幾年內的研究經費都有著落了。

  到了天黑的時候,沈園慶穿著體恤出了門,直接去了李倩倩的那幢別墅。

  進了別墅,沈園慶看到李倩倩披著一件浴袍,一只手握著一杯紅酒,另一只手隨意地擱在身后。他上前一步,摟住了李倩倩的身體,湊過了嘴唇,想要吻她。而這時,他用余光看到李倩倩那只擱在身后的手伸了出來,將一件東西披在了他的身上。

  是一件軟塑料制成的一件雨披。

  "雨夜殺手"?莫非李倩倩想玩角色扮演的刺激游戲?沈園慶喉間不禁發出了一聲淺笑。

  忽然,沈園慶聽到身后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他回過頭來,突然看到身后竄來一條黑影,然后聽到"砰"的一聲,接著后腦感覺到一陣生硬的頭疼。在他暈倒之前,看到身后站著一個男人,手里拿著一個花瓶。沈園慶認出了這個男人,是丁強。

8:沈園慶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如果沒猜錯,這里應該是李倩倩別墅的地下室吧。

  地下室緊閉的門外,傳來了李倩倩的聲音。

  "今天下午,我給那個來報到的男研究生說,讓他到我的別墅來簽工作合同。當你進門后,我又用遙控器打開了大門。我掐好了時間,當那個叫丁強的研究生進屋時,我就立刻在你身上披上了一件軟塑料制成的雨披。你在丁強的畢業檔案上寫過,他最大的優點就是嫉惡如仇。那你就想想吧,一個嫉惡如仇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走進一個女人的別墅時,看到一個穿著雨披的男人正抱著那個女人,而且夔城正流傳著‘雨夜殺手’的恐怖故事,這個年輕人會怎么做呢?"她笑了一聲后,補充了一句,"——別以為我還愛你,過去你能用殘酷的方式離開我,現在我也讓你用更殘酷的方式離開陳夢!""你現在想對我做什么?"沈園慶聲音沙啞地問到。

  李倩倩答道:"就讓你在地下室里慢慢腐爛吧。等一下,我會在地下室門外砌一道墻,而且以后我再也不會使用這間地下室了。"接下來,沈園慶聽到高跟鞋離去的腳步聲,然后,是一陣死寂。

  漫無邊際的死寂。

  沈園慶知道,等待自己的,將是毫無懸念的死亡。他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么。他摸了摸衣兜,摸到了一只圓珠筆,與一個打火機。

  他點燃了打火機,用圓珠筆在靠里的一面墻上,寫下了自己的整個故事。

  當他寫到一半的時候,聽到地下室外傳來了混合水泥搬運磚塊的聲音,他知道,那是李倩倩正在地下室門外砌墻。當他就要完成整個故事的時候,忽然聽到門外傳來了兩個人的聲音。

  首先是李倩倩的聲音:"你怎么到地下室來了?你不是已經拿走了合同嗎?你是怎么進屋的?"接下來,沈園慶聽到了一陣陰惻惻的笑聲。他聽出來了,那是丁強的笑聲。

尾聲:故事到這里戛然而止。

  我和妻子用鐵錘劈開了剛買下的別墅中那間地下室里的水泥墻后,看到了一具腐朽的枯骨,還看到了墻上留下的這些字。

  戰戰兢兢地看完之后,妻子顫聲問我:"報紙上不是說,李倩倩是被‘雨夜殺手’殺死的嗎?尸體旁還找到了一件雨披。""嗯。"我點點頭,說,"照沈園慶留下的故事來看,丁強是用非常規的方式進入這幢別墅的。李倩倩應該是死在丁強手中的,或許他才是真正的‘雨夜殺手’吧。"說到這里的時候,我和妻子都無來由地緊張了起來。

  妻子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叫了起來:"那個介紹我們來買別墅的地產經紀叫什么名字?我記得他好像是姓丁吧?"我從衣兜里摸出了他那天發給我的名片,上面果然寫著"丁強".原來賣給我們別墅的經紀人,就是"雨夜殺手"!我猜,丁強雖然進了豪杰集團,但他所學的古夔文在地產集團中卻難以學以致用,所以最終還是只有靠買樓為生。

  這又何嘗不是一種諷刺呢?

  正當我與妻子神游之際,我們突然同時聽到通往地下室的樓梯傳來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似乎有人正踮著腳,偷偷向地下室走來。

  對了,今天是雨天,來的人一定披著雨披吧,而且也是用非常規方式進入別墅的。

  我不禁握緊了手中的鐵錘……

Tags: 懸疑故事

本文網址:http://www.ksdqfc.live/zhentan/15725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福彩快3直播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