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陰差陽錯

來源:故事會 作者:任宏偉

  許麗花是個苦命的女人,七年前,她通過網聊認識了相貌英俊卻無正當職業的錢大海,兩人談了一個月戀愛就閃婚了。

  婚后不久的一天,兩人上街閑逛,錢大海偷了個錢包。許麗花很氣憤,說:“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我要和你離婚!”

  錢大海二話不說,就打了許麗花一頓,并威脅道:“敢離婚我就殺了你全家!”

  許麗花知道錢大海心狠手辣,說得出做得到,為了家人的安全,她只好委屈自己,沒再提離婚。沒過多久,錢大海就因持刀搶劫被判了五年。

  錢大海坐牢期間,許麗花為了生存,到一家小飯店當服務員。老板叫胡廣志,是個三十出頭的單身漢,兩人朝夕相處,日久生情。胡廣志多次勸許麗花離婚,說自己非她不娶,可許麗花害怕錢大海出獄后報復,勸他另覓佳緣。

  一晃五年過去,錢大海出獄了,許麗花原以為經過改造,錢大海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她也就認了命跟他好好過日子。

  可沒想到,錢大海竟把蹲過監獄當成資本,伙同幾個混混無惡不作。更讓許麗花受不了的是,錢大海愛喝酒,每次都要喝到爛醉如泥,而且大醉后稍不如意就把她打得死去活來。

  終于有一天,許麗花忍無可忍,覺得與其被錢大海折磨死,不如想個辦法巧妙地殺了他。思來想去,她想到一個主意,錢大海有胃病,身上常帶著胃藥,就算大醉后也有吃藥的習慣。

  許麗花查了一下,知道有些藥物能與酒精發生雙硫侖樣反應,嚴重的話會危及生命。

  如果能偷偷把胃藥調包,就算錢大海真死了,警察也只會認為那是一起意外事故。

  萬一警察來調查,許麗花可以說家里所有藥品都放在一個大盒子里,錢大海可能不小心誤把其他藥當成胃藥裝錯了,大醉后頭腦又不清醒,吃錯了藥。

  主意打定,許麗花上網買了一種和錢大海常服胃藥外形差不多的頭孢類牙疼藥。

  這天晚上,錢大海接到哥們孫光頭的電話,說要請客。許麗花明白,錢大海不喝到凌晨是不會回家的,于是她戴上手套,趁幫錢大海拿衣服的空兒,把買的牙疼藥和藥盒中的胃藥調了包。

  錢大海走后,許麗花坐立不安地等消息。凌晨一點多,孫光頭打來電話,說:“嫂子,海哥在醫院搶救呢,你快來吧!”

  等許麗花趕到醫院,錢大海已搶救無效死亡。醫生說,錢大海酒后服藥產生了雙硫侖樣反應,因送醫院遲了,沒能搶救過來。這樣的結果正是許麗花求之不得的,但她又不敢喜形于色,便假裝暈倒了。

  錢大海的父母得知兒子的死訊后,不相信他是意外死亡,于是報了警。

  許麗花雖早有心理準備,但當法醫把錢大海的尸體推進解剖室的那一刻,她還是嚇得面如土色。

  讓許麗花沒想到的是,尸檢報告中,錢大海的胃液里沒檢出牙疼藥的成分,卻檢出了一種降血糖藥的成分,正是那種降血糖藥與酒精發生了雙硫侖樣反應。

  錢大海沒有糖尿病,自然不可能在酒后服降血糖藥,警方也覺得此案有些蹊蹺,立即展開了調查。

  辦案警察把跟錢大海喝酒的四個混混都找來了,詢問當時的情況,其中一個說:“差不多十一點半的時候,海哥突然說胃疼,后來他在上衣口袋里摸索了一會兒,說藥丟了。大家都以為是海哥去廁所時不小心把藥弄丟了,于是都幫他在飯店里找藥。最后,藥是飯店老板胡廣志找到后交給海哥的。海哥喝得大醉,直接從藥盒里取出兩粒膠囊,沒細看就服下了。”

  警察又問:“當時飯店里,錢大海不算,都還有什么人?”

  一個混混說:“除了我們四個人,就只有老板胡廣志和一個女服務員了。”

  警察認為在場的六人都有嫌疑,于是對他們展開了調查。

  經過走訪調查,警方認為,胡廣志的嫌疑最大。原來,錢大海出獄后,常到胡廣志的飯店吃飯,但幾乎沒給過錢;警方還從胡廣志的一個朋友口中得知,胡廣志暗戀許麗花已久,可許麗花怕錢大海報復不敢離婚;而且,胡廣志剛好患有糖尿病,那種降血糖的藥正是他最常用的一種;除此,藥盒上只有胡廣志一個人的指紋……

  雖然胡廣志的嫌疑很大,但警察辦案還得靠證據說話,他們一連查了好幾天也沒能查到有力證據。

  警察審訊了胡廣志幾次,可胡廣志翻來覆去就一句話:“我沒換藥,我只是撿起藥盒交到錢大海手里。”見從口供上也找不到突破口,警方只能按規定暫時把胡廣志關押起來。

  時間一晃過去兩個月,案子仍沒什么進展。這天,胡廣志店里的那個女服務員突然跑來報案,說:“害死錢大海的真兇是孫光頭,胡老板是被冤枉的……”

  原來,事發當晚,女服務員打掃完二樓的雅間,一個人站在窗戶邊用手機拍樓下的街景,突然,她看到孫光頭從飯店出來,走到一個路燈下。孫光頭鬼鬼祟祟,見周圍沒有過往行人,就戴著手套從褲兜里掏出一個小藥盒,他先把藥盒里的藥取出來扔掉,又取出另一粒膠囊塞進藥盒,之后又進了飯店。

  接下來,女服務員拿出手機播放了視頻。警察們看過視頻后問女服務員:“你為啥過了這么久才來提供線索?”

  女服務員說:“我天生膽小怕事,出事后,雖然我知道胡老板是被冤枉的,但因為怕惹麻煩,就昧著良心選擇了沉默。胡老板的飯店關門后,我應聘到另一家飯店打工。可沒想到,昨晚下夜班回家,我剛走進一條小巷子,就遇上了孫光頭。孫光頭認出了我,又喝了酒,撲過來就要非禮我。幸虧我用高跟鞋狠踩了他一腳,才得以逃脫。我嚇得一晚上沒睡覺,越想越怕,所以今天就來報案了。”

  有了證據,警察立即出動抓來孫光頭審問。鐵證如山,孫光頭無話可說,交代了犯罪過程。

  孫光頭說,錢大海沒進監獄前,曾是這一片混混的頭兒,而他自己是二號人物。錢大海入獄后,孫光頭就成了老大。錢大海出獄后,他只得按規矩辦事,把老大的位子還給錢大海。可這幾年他當慣了老大,心理哪能平衡?再加上錢大海根本沒把他放在眼里,好幾次當眾拿他的光頭開玩笑,他越想越氣,終于有一天動了殺念。

  孫光頭知道,殺人是要承擔責任的,他思來想去,與許麗花一樣,也決定在錢大海酒后吃胃藥這個習慣上做文章。后來,他發現胡廣志暗戀許麗花的秘密,就制訂了嫁禍胡廣志的計劃。

  孫光頭故意邀請錢大海到胡廣志的飯店喝酒,錢大海沒有起疑,準時赴了約。其間,孫光頭假裝陪錢大海上廁所,在廁所里戴上手套偷了藥盒,又出去順利換了藥。為了讓藥盒上留下胡廣志的指紋,在其他人幫錢大海找藥時,孫光頭緊跟在胡廣志身后,找機會把藥盒放到他腳下,讓他一回頭就發現了藥盒。飯局結束后,孫光頭又故意把錢大海騙到遠離醫院的地方,耽誤搶救時間。當時藥物還沒發生反應,錢大海果然上了當……

  很快,孫光頭因故意殺人罪被判了刑。

  又過了一段時間,胡廣志和許麗花如愿結婚。

  結婚前,許麗花說了她曾經換藥的事,原以為胡廣志會嫌棄她,胡廣志卻說:“錢大海死在孫光頭手上而不是你手上,也許這正是上天的安排。”

Tags: 陰差 陽錯

本文網址:http://www.ksdqfc.live/gushihui/15587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福彩快3直播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