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父親的秘密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朝拾

  1

  父母離婚那年,海培10歲。

  那個夏天的早晨,她站在客廳的角落,看著父親在屋子里收拾衣物。偶爾,他會回頭跟她交代一句:“海培,你要聽話,練琴別耽誤了。”過一會兒,又想起了什么:“海培,有空給爸爸寫信,或者打電話。”她咬著嘴唇不做聲。

  父親拎著大箱子走到門邊,又轉過身,緊緊抱住了她。母親冷冷地說:“要滾快滾,這時候裝什么裝!”

  他不搭理母親,而是摸著海培的頭,聲音嘶啞地說:“記得給爸爸寫信。”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

  樓梯間“咚咚咚”的腳步聲漸行漸遠,海培的眼淚終于下來了。雖然父親和母親三天一大吵兩天一小鬧的生活讓她怕得要命,但她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從小寵她愛她的男人,有一天會選擇從自己的生活里消失。她以為,只要自己乖乖聽話,每次都考好成績,他們一家三口曾經的幸福生活就能重現。可現在,父親就像母親說的那樣,“被小妖精迷住,不要我們娘兒倆了”。對一個10歲的小女孩兒來說,有什么比被父親遺棄更讓人痛苦和怨憤的?

  父親決絕離去的背影,成了海培整個童年的噩夢。很快,她就由一個能歌擅舞的小女孩兒變成了沉默寡言的“小呆瓜”。琴也不練了,上課時總望著教室外面的天空發呆,成績更是一落千丈。

  母親沖她發火,撕掉她的琴譜,說:“都是冤家,我這輩子都毀在你們姓汪的人手里了。”母親一發火,就把她跟父親綁在一起罵。盡管她不愿別人提到他,他寫的信,也全被她順手扔進了校門口的垃圾箱里,可是她姓汪,是汪文祥的女兒,這是誰也改變不了的事實。

  那天課上,海培在書上畫云,一朵一朵漫卷了整篇課文。曲老師把海培叫到辦公室,她依舊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曲老師拉開抽屜,拿出一塊巧克力,對她說:“老師知道你心里難受,吃塊巧克力吧,能讓你開心點兒。”看著曲老師手里的巧克力,海培的眼淚“啪啪”掉下來。那是她曾經最愛的零食,母親以會長蛀牙為由,不讓她吃,但父親經常背著母親給她買,說:“這是我們之間的小秘密。”而現在,她與父親之間,再無秘密。

  那之后,不管是犯了錯誤,還是考了好成績,海培都會從曲老師那兒得到一塊巧克力。那年代,巧克力很奢侈,奢侈到海培舍不得一次吃掉,仿佛這樣,那甜蜜會留得長久一些。

  2

  海培上初中那年,母親改了嫁,繼父是一個木訥的男人,看她的眼神,總帶著幾分嫌棄。

  再收到父親的信,海培拿回家,看完后,藏在抽屜的最里端。他打著出差的旗號來看她,她便跟著他出去吃頓飯。他給她買的東西,她都拿回家藏起來。她仍不肯給他寫信,盡管想他,可她沒法像從前他去外地出長差那樣,用滿紙幼稚的文字訴說自己的思念——那些在他面前肆無忌憚地撒嬌耍賴的日子,早已成了過去。但有了那些信的溫暖,海培的生活終于走上了正軌,幾年后還考上了本市的財經大學。畢業后,她在銀行謀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

  3

  海培出事那年,才24歲。男友韋寧要開公司,她挪用了銀行里的錢,被判15年。

  父親去監獄看她,被她拒絕。他只好托管教帶給她一封長長的信,信里說:海培,愛情沒有錯,身陷愛情里的女孩兒都難免飛蛾撲火,這點爸不怪你。只是,別放棄自己,你還有大好的人生……海培攥著信哭得天昏地暗,15年啊,出獄都快40歲了,哪來的大好人生?并且,自從她進了監獄,韋寧一次都沒去看過她。

  海培開始絕食,任管教嘴皮磨破,她都一聲不吭,甚至連眼皮也不抬一下。母親來了,又是哭又是罵,她仍不為所動,直到韋寧出現。

  看著面露愧色的韋寧,她怯生生地問:“你還愛我嗎?”好半天,韋寧抬起頭,紅著眼眶說:“海培,你好好改造,我等你出來。”

  像當年曲老師送她巧克力一樣,這句話給了她希望。她開始吃飯,開始爭取每一次立功減刑的機會。韋寧每隔幾個月就會去看她一次,有時,看著他干凈筆挺的白襯衣、系得規規整整的領帶、梳得一絲不亂的頭發,她很想問他是不是有了別的女人。只是她不敢,不敢讓心里唯一的希望碎掉。

  海培收到很多父親寄來的書和信,信里沒有勸她好好改造,只是說起她小時候會彈的鋼琴曲、會跳的孔雀舞,還有她愛吃的巧克力、考過的那些100分……這些細枝末節的回憶,將海培拉回那曾經幸福過的童年。是的,她怎么會忘記,那時候的父親,高大英俊,愛說愛笑;那時候的母親,年輕漂亮,溫柔賢惠;那時候的她,幸福得像童話里的小公主。

  父親在信里說:“不管你變成什么樣,都是我最乖最寶貝的女兒,而我,永遠都是你可以信任和依賴的爸爸。”想到父親每次探望自己時那隱忍而心疼的眼神,海培淚流滿面。這一年來,她只顧著自己的痛苦與失落,卻不曾想過,高墻外的父親過的是怎樣的日子。年輕時離棄妻兒的他縱然有錯,但又有誰沒犯過錯?當年,如果不是生活過于艱辛,母親也不會變得越來越尖酸刻薄吧?如果不是在家里再也找不到溫暖與肯定,父親大概也不會和那個阿姨惺惺相惜吧?而她,如果不是因為太渴求一個溫暖的家、一個愛她的男人,應該也不會明知犯法,卻為了他不管不顧吧?

  4

  32歲那年,海培出獄了。

  那一天,父親來了。他穿著整潔的衣服,挺直了腰板:“閨女,走,咱們回家。”語氣稀松平常,就像小時候接她放學回家一樣。海培猶豫了一下,終于走過去挽起了父親的胳膊——母親那個家,早已沒有她的位置了。

  讓海培沒想到的是,父親的家里只有他一個人,傳說中的“妖精”不見蹤影。父親不說,她也不問。

  屬于她的那間房收拾得干凈整潔,父親站在門口搓著手不安地笑著:“也不知道你喜歡什么樣的,就隨便買了些。”看著那粉紅的蕾絲被子和枕頭邊上的洋娃娃,海培笑了——在父親眼里,她還是那個天真無邪的小姑娘。而父親,早已變成一個兩鬢斑白的小老頭了。

  “海培,以后就和爸爸一起生活,爸爸養你。”

  “你都60了,還是我養你好了。”海培終于找到了丟失很久的小女兒心態。

  望著輕松地和自己說著俏皮話的女兒,父親激動得不能自持:“好,好,我們一起努力。”

  父親四處打電話幫海培找工作,可是,有過前科的她要找到對口的工作比登天還難。幾番折騰,海培放棄了這條路:“爸,我想自己開個小店。”

  “也好。”父親回答。隨后,他把房子押給銀行,貸了款在街口給海培開了家冰果店。冰果店開張后,生意還不錯,怕海培一個人忙不過來,他早早地辦了退休手續,在店里幫她打雜。每天收拾完店里的活兒,回到家,海培會給父親熬點兒白粥,炒兩個小菜。他吃得很香,逢人就說,有女萬事足。在磕磕絆絆的創業路上,父女倆的心漸漸走到了一起。

  就像海培從不問繼母的事一樣,父親也從不提韋寧,只是,偶爾會在吃飯時裝作無意地說道:“遇到合適的人,就找一個,爸不能陪你一輩子。”她數著碗里的米粒,點頭答應,眼淚卻一滴一滴掉下來。她已經很久沒有韋寧的消息了,他應該早就忘了她吧。也罷,有過那樣的經歷,她哪敢再奢望愛情,能陪著父親安安穩穩地走完后半生就很好了。

  可是,父親卻對這件事很上心。每次店里來了和海培年紀相當的男人,他總會熱情地和人家拉家常,說著說著話頭便扯到海培身上:海培會彈一手好琴,會做最好吃的鍋包肉,每天夜里都給他倒洗腳水……在父親的描述里,海培是一個賢良淑德的女子、孝順乖巧的女兒,男人要是錯過她,指定后悔一輩子。

  “爸,你就這么著急把我嫁出去啊?”

  “是啊,我都60了,快養不起你了。”

  “現在是我在養你好不好。”

  “那你找個人一起來養我不是更好?”

  望著成天想著給她拉媒牽線的父親,海培哭笑不得。

  5

  海培以為,她和父親平靜的小日子會一直這樣過下去。然而,命運總是愛和她開玩笑。有段時間,父親總是胃疼,吃各種各樣的胃藥都不頂事,于是去醫院掛了個專家號。

  從醫院回來那天,海培給他做了好些菜:“爸,您胃潰瘍,多吃點兒好的,養好了體力,咱就治病。”

  他半信半疑地說:“海培,有啥事都別瞞我。”海培撇了撇嘴,說:“我才不像你,凈撒謊騙人。”他一愣,拿筷子敲了敲海培的腦袋:“你這丫頭,凈冤枉你老爸。”

  海培的眼淚嘩地下來了:“別以為我不知道,曲老師送我的巧克力都是你買的。她那年剛當我們班主任,我和她又不熟,她不可能連我愛吃哪個牌子的巧克力都知道。”

  他笑了,說:“你那時多倔啊,如果說是我給你的,指不定讓你扔哪個垃圾桶里了呢。”

  “誰讓我是你的女兒呢。”

  父親點燃一根煙,無奈地說:“你這丫頭,咋就那么精呢?女孩兒還是傻點兒有福氣。”

  海培接過他手里的煙,掐滅,很認真地說:“有你,我就有福氣。”父親病重時,海培把治胃癌的藥瓶標簽通通換掉,輕描淡寫地對他說:“胃潰瘍是容易治的病,你得快點兒好起來,咱們的冰果店還要開連鎖店,你還得當董事長呢。”他嘿嘿笑,說:“那是那是,好日子才剛開始呢。”

  父親的病越來越重,不得不住院。看著海培醫院店里兩頭跑,累得又黑又瘦,他發了脾氣,說什么也不肯住院了。海培拗不過他,只好將他接回家。回到家后,他的精神果真好了很多。他說:“丫頭,爸那點兒本事你都學了去。爸騙不了你,你也騙不了爸,爸知道自己得的是啥病。與其躺在醫院受罪,不如和你一起待著。”望著父親那日漸消瘦的臉,海培一陣心酸。就像10歲那年,她阻擋不了父親離去的步伐一樣,這一次,相聚不過短短3年的父親又要離自己而去了么?海培痛恨這種與命運抗爭的無力感,但她能做的,唯有靜靜陪在父親身邊,給他最后的溫暖。

  一個月后,父親平靜地走了。整理他的遺物時,海培找到了幾本厚厚的日記。日記里父親記錄著對日益破碎的家庭的無奈,為與年幼女兒分離而懊悔遺憾;為了讓獄中的海培振作起來,他三番五次地央求移情別戀的韋寧去探望她,并承諾每次支付2000元。為此,繼母和他決裂……日記的每一頁都寫著與海培相關的事。

  在留給海培的遺書中,父親寫道:“海培,我的寶貝女兒。爸爸這一生最對不起的就是你,如果不是在你最需要我的時候離開,你也不會遭遇如此多的人生坎坷。但是寶貝,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爸爸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看到那個可以代替我來愛你的人,但是我相信,他很快就會出現。爸爸希望你以后的人生,就像你的名字一樣,海培——永遠happy!”讀著父親的信,海培淚如雨下。

  父親走后,海培將冰果店改了名字——父愛的秘密。

  有愛不覺人生寒,海培相信,無論經歷什么樣的人生,父親會一直陪伴著她,永遠永遠。

Tags: 父親 秘密

本文網址:http://www.ksdqfc.live/gushihui/155812.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福彩快3直播开奖直播